这样。
青春是一匹野马
 

关于我非常喜欢的天黑前的夏天的一篇解析,嗯嗯
今天早上醒来各种不顺,枕着我的熊脖子又扭了,又粘了一身毛233333
可能假期将过对自己的一种失望吧,后来我发现我的手腕上的血管非常纤细,穿过看不见的区域,蔓延到手指上是一种淡淡的紫色,我记得有一次看中医,那个大爷还特地摸了摸手指的血管,我看着它消失又出现。小时候生过很严重的病,哈哈哈,我那会儿一个多月没去上课语文还考了第一,现在倒只在我手背上裹着血管的皮肤上留下一排白色的小点点,和那个傻逼阿姨拔针时留下的疤。
生命真的又顽强又脆弱,难过的事情,不确定的一些东西今天全被大雨给冲了,留下一溜儿的舒爽
很多人批判最后凯特又回家了是一种妥协,《第二性》说世人评判女性是要求外表的美丽,使之无法作为一个主体去观察另一个性别,而将自己作为观察对象,在乎自己美丽与否,陷入自恋。凯特没有留回温和的红发,同时以自然界正常衰老的样子回家,其实找到了独立的人格,建立真正的平衡。这其实和多丽丝莱辛一样,真的,感谢那只猫赐予她灵感。

评论
热度(2)
© 这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