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
青春是一匹野马
 

《勿求》

小时候被猫挠了不敢和妈妈说
端庄地躺在凉席上
好像在等着死亡
现在躺在那听日本民谣
好像在听一个梦

难受。

炒鸡棒!小可爱给我的生日礼物,对阿丁的书垂涎已久!特别是厌作人间语因为之前高三晚自修要写作业没看完,有点点遗憾。

Keep calm and carry on

《独木求生》

我翻转着一个箱子
触手摸见一块银色的晶石
她用玫瑰的花茎刺破我的心脏
她说我今天该死去
我的左眼一半是晶石,一半是奔流的黑色
美杜莎的杀死通过盾牌的那丝亮光
我是果冻里的君王
浮浮沉沉
右眼泛着金属的光

一首揣在口袋里很久,在仿真考的时候誊抄给土土的诗,莫名兴起破了我的规矩。
不错不错,心情愉悦

不要烦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2233战略

Keep calm and carry on


不知所措
担心自招过不了,担心高考考不好
在别人眼里的厉害可能也是自己的一次次战战兢兢的跳跃吧

画风突转部分
。。。。。。。。。。。。。。。。。。。。。
z看上我了
不得不说非常狗血
呃感觉z很好很聪明不知为什么会看上我这个数学渣渣
每天在我上厕所和他可能上厕所的途中尴尬相遇
心理课上玩千千结他陪我蹲在紧拉着手嬉笑的同学旁(当日数学周测成绩奇迹般到达巅峰,感谢大佬照拂)
吃晚饭和土土小志走在路上放马高歌侃大山时回头看见他的眼睛在笑
呃可能我太迟钝快高考了才发现吧
之前还调侃他和某女生cp感很浓
毕竟一米八几我都快看不清他的脸了哈哈哈
据某团伙分析颜值还可以
好吧好吧被人喜欢的感觉挺好的
但其实我还是无感
可能有精神洁癖吧或...

《离云之间》

我和她走在蓝白的天空下
粉色的笑声被热浪吹鼓
我忽然好似又变成了我
想握住一只从蓝天伸下的白云做的手
回头看到你的一双笑着的眼睛

《妈妈》

妈妈是一只皱缩了的瓜

皱缩到微尘里

我很难过

《书单》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孤独六讲

荒原狼

德米安

麦田里的守望者


哈哈哈,一直以为麦田里的守望者是讲在麦田里放哨的,所以一直固执地没看。不得不说,好看到心动啊

自招初审过了法大的没过中传,唧唧

化学选考不是很理想

欸,加油加油,希望有奇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he Catcher》

我的头发像被夜晚的幼虫啃噬过

顺滑之下埋着几段颤抖的怒意

我说我在看亮黄色的麦田

听那孤独的麦子用锋利的芒针试探出喑哑的初春

你说那些是丑的、令人作呕的、灰色的

可是,你见过撕裂之下哀鸟落下的血色的尾羽吗?

报了中传和法大自招
如果能考上,该笑死了吧
希望下周不要因为重感冒让选考炸了啊啊啊
加油

《R基的故事》

浮尘的青苔

绽放了

在马匹上交吻的淋漓的碾碎的嘴巴

《R基的故事》

我要做一个切齿的巫师

阴鸷的独眼钉破虫子的白纱

不能被杀死的神也不能重生

不如一树细碎的红叶鲤游在树上

我是一个巫师

大口喝下沉沉的黄昏的落霞

从一块锈迹走向另一块锈迹

不问该隐的标记

用汹汹的火舌

舔去你的薄荷味儿的口脂

《好多为什么呀》

为什么妈妈不让我说话
为什么天空可以在欢庆里哭泣
为什么不能把不下雪的冬天唤作春
为什么花朵要把酥软的粉色缠在身上
为什么鹊儿已经睡着了我却被铺了满身的羽毛
为什么两个拉扯着皮囊的人也能一起嘻嘻笑
为什么石头会陪着太阳一起变老
为什么我是一团飘在梦里的气
为什么我还没掉下去折断了脚
为什么没人看见淋漓的樱桃吻就长在太阳上

Ps翻了回疑问集,好玩吗
诶,不知啊

我想用力跳一次
107
46
还可以改变

开始体味红茶的好啊。

书单:常识(梁文道)

          星期天(短经典)

快新年啦,一直执着的深陷的好像也无所谓了,这样感觉也很好啊。

希望来年有多一点的幸运和快乐啊。

另外,滑冰好美

书单

短经典:山区光棍、雨后、蝴蝶的舌头

other:疑问集

《绝美之城》

这里的人们没有嘴巴

他们被圈养其中

用骨血供养这座城

他们跋涉于纺纱的咕噜声里

于黯淡中绞入流光

于黑夜里看到华彩

听过来自土地的一支晨歌吗

这座城该是寂静的

《今天很棒》

把缺点当作温柔的情人

感受巧克力小方里那块幼滑的柔软的契合的芯

我无法拥有一棵苍翠的古拙的树

我好想知道如果被埋在泥土里

怎么用绚烂的气泡顶出塞子

那个长了花的星星做成的塞子呀

我漂过很多的泪

透明的浑浊的细细的滂沱的

在交织的空气里震颤成青鸟的尾羽

那个契合的柔软的包裹的全然的拥抱

我想,我可以把缺点当作情人了


诗人写诗,酩酊大醉

《在夜里》

我躺在高三的夜里
听你笨拙地为我念一首诗
梦带着湿漉漉的雨水从我眼里长出
闪光灯暧昧地缠绕你我的发尾
而你我却熟知彼此的每个毛孔的真实
在这绵长柔软的夜里
总有一些光亮游入蓝色的海波的眼睛

《中空的冷》

我的肌体是一团混凝土

小颗的坚硬的石子在黏稠里长了暗瘤

我是一滩脏乱的混合物

油腻,粗砺,灰白

我想哭

我那么憎恶南国的冬

切割,切割

冷风冰封起一片粘腻的沉重

埋进一声声恶毒的咒骂

细碎伤口绽放在漏风的皮囊里

柔软的绒毛轻轻拂过她的脸

金色的,依恋的软糯

我的嫉妒,我的阴暗,我的卑微

我恨过稻草堆起的坟墓里的出生

出生,浓雾,黑鸦,我

我想就那么若无其事地为自己哭一会

把那些肮脏的崩溃的悲哀的溢出

在她的镜花水月里我自锥着成为一只蛹

缩在一块空石中

是沉静了的一粒沙啊

那便称作觙吧

哎,去朔方看看雪吧!

快成年啦!希望啊,以后能找到多一点的快乐啊啊啊啊啊

《我》

我失去了遇见清晨的能力
勇敢是个古老的词汇
我们这些鼠嚯嚯地磨牙
一起看着光的熄灭
让残存在我们身体的暖意凝固、剥落
我们为了膨胀而对勇敢虚假呼唤
尖锐的口哨长满黑夜
不一会儿,不知见是了什么?
根根被齐根斩断
我们又变成了我
而我的利牙却永远割不破黑暗
我失去了遇见清晨的能力了
但我卑微的心里还藏着一点点没被凝固的温暖
我的妈妈她用她的生命告诉过我清晨
我活在阴暗的故事里
却想告诉别人点什么

出成绩了,不是特别好,特别英语炸了!

总算生物和历史不用学了,算是安慰吧

离目标好远啊,加油!

《那些野蛮的粗鲁的可悲的》

我是杯子里的水
沸腾之后
留下一阵颤抖的喘息

考完啦!!!

记录一波小志的粉粉,虽然很讨厌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可能一门都放不掉,但绝望之后总有希望吧!

咬牙切齿地说move on ,但我不行!
我爱历史!

《星星不长牙也会坠落》

我是一个空洞的点
你可以看到我尖锐透明的玻璃外壳
淡紫的血管在热水里延长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啊
在玻璃的肌理里我是沙漠昂扬的仙人掌
你是一滴水,走入我的根系
你会走完吗?
我把牙齿挤得酸软
正好把那些弥漫的奔腾的切成方块
我把左脚踩在右脚上
很高兴它们刚好契合叠加了力量
我隔着那层钝钝的硬质
碰撞碰撞
我和你一样都是冰冷的点
你会成为水吗?
那样我们是不是都会终结?
但有时,在撞击的白光里
我看到了扑向太阳的星星

讲真这是我这次买的书里唯一没扔腰封的,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名字就很好啊
之前想到的情人有点忘了,又翻了一遍
秦腔不是我想要的短篇小说集,好气,长得像盗版
今天月饼好好吃,12点等待宋老师的PPT…………

《槲寄生下》

我想悄悄地说一点话

就像一会儿放下、一会儿扎起头发的心情

血流在白色的瓷砖上像一片张扬华贵的尾羽

瞬间被泛着气泡的廉价废水冲去

我还是不知道那种心情

好像我的心里种了一颗土豆钝钝地蔓延

有时候又带了点不顾一切的狠厉

我一片一片地看过自己的指甲

我写着写着想或不想被发现的心情

时间让濡湿的空气更加浓重

但那只是悄悄的

我忽然想

也许山顶云间里苗族姑娘的一支畅快的山歌才是最好


《书单》

坏女孩的恶作剧

佩德罗巴拉莫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秦腔


现在将近凌晨四点,快能看日出了,祈祷今天不下雨

确实,抑制不住的倾诉欲,而我不能说很多,那很可笑

另,下辈子想做一个凶残的巫师

33天的誓言虽然中二,却也足够动听
李天使和陈大妈的故事仍在继续
世界吻我以痛,而我报之以歌

很多东西都挺没意思的,道德绑架

乡原

我讨厌那些蚕

粉头白面,长着卑微的两个点

它们总是怯懦地低下头

去逢迎那些膨胀的灵魂

却又把野心撒在甘美的桑叶上

四处可见霍霍的磨牙声


成蛹成路

人们曾企图用嘶吼、咆哮赶走太阳

后来,人都变成了蛹埋在乌黑的山洞里

他们总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偶尔用一点点光调和黑暗

或是画下一笔笔断裂的岩层

在山洞的一处声音磕碰

有个疯子在砸石头

他在找心吗?

可能真的是疯了

《就算是狗日子也得过下去》


群山低下了头,晚风唱起了哀歌

太阳已经陨落,沼泽翻搅着眼睛

一缕一缕的丛林缠住最后的余晖

我躺在深厚的河床上

我渴望生命浆液的挹注

我想拥有太阳般的眼睛

可是天黑了

我无不悲哀地发现

我在这团黑暗中像回到了子宫

安然地顺流而下,流着……


它们


那是一个个湿腻的,眼珠一颗颗掉下的夏天

它们被丈量着高度

最后,它们汹涌的暗河都干涸了


打破量化


我想为你写下海蓝色的诗句

我吞下那块空灵的海玻璃

我的心里长了一块闪光的坚硬的金属

我为你幻化一片隐晦的丛林

暗河汹涌,幼鹿低吟

在那片浓密里点燃了火炬

一切都竞相伸手抓住太...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我手一松,心一僵

坠入了这座城

砰砰

玫瑰色的球形闪电撕裂太阳

我看不见我自己

撞击撞击

我的阁子被风绞着撞击

我打开每一盏清冷的日光灯

这座城找不到太阳啊

撞击撞击

我打开一扇门

我会被飓风拉出砸到地上吗

我打开一扇扇门

我的鼻子坏掉了

我嗅着没有味道的味道

一丝很细很细的浅浅的光舒卷着

栗马头顶花环与我贴脸、驰过

孩子们读诗的声音被乌鸟驮着飞到很远的地方


记录两天的梦,感冒药清除了很多记忆,感觉整个人愣愣的,很难过,要去做限时训练了


《周梦蝶先生的诗》

让  

让软香轻红嫁与春水 

让蝴蝶死吻夏日最后一瓣玫瑰, 

让秋菊之冷艳与清愁 

酌满诗人咄咄之空杯; 

让风雪归我,孤寂归我 

如果我必须冥灭,或发光—— 

我宁愿为圣坛一蕊烛花 

或遥夜盈盈一闪星泪。


云  

永远是这样无可奈何地悬浮著, 

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羡我舒卷之自如么? 

我却缠裹着既不得不解脱 

而又解脱不得的紫色的镣铐;

满怀曾经沧海掬不尽的忧患, 

满眼恨不能...

《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和心情》

xq同学为了撩我们美丽的语文老师,强行给我们上了一节语文课

xq同学一直感觉是那种很hip hop,很solo,funk的那种随性的男生吧

那天算是有了新的认识,可能以前我认识了一个假xq

他说自己很混蛋,看到一个老爷爷骑三轮车很吃力,每次只能踩到半圈,后来,他为了乘公交车没去帮他,小时候,爸爸妈妈教我们要乐于助人,长大学了很多,却也丢了很多吧。最后一句很感动,他说,难道大家都没有妈妈吗?

联盟考赋分成绩,排名出来了,总算有所回升吧,不知超一档几分……浙江选考时间又改了,真的是牵一发动全身,总之,大家都怨气满满,不想说啥了,糟心。嗯,我觉得很多时候有些事真的是教会我们坚韧吧,这话是数学...

生物老师说韦尼克很快乐,白洛嘉好难过的
一个快乐地交流一些没有意义的只言片语
一个瑟缩在自己的世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怎么说呢,都是在一个镜子的两面呀

语文课被安利读了小毛驴与我
很适合在雨天读一两段哦
天真里有点小忧伤
好喜欢那个小男孩捧住一汪水
好像捧了一座神圣宫殿的那段
最近眼睛用得过度了,好疼
该早睡
晚安

《给自己浇朵花》

你的歌声沉沉地悠长悠长
我的耳朵饱饱地喝了一碗鱼汤
一个个黏腻的夏天流去
一颗颗孤独的眼球剥落
暴雨一粒一粒敲开你的身体
液体柔软了雨水蜿蜒了诗句
我把那些液体拢在手里
银色磕着掌纹没了形状
我撑着伞看着一切在柔软里湮没
丢了,丢了,我的花呀?!

Ps第一次联盟考结束,数化炸裂,垮掉
语文写童话与现实,我好像一直在创作改编歌词(笑)
哈哈哈,其实现在心情还不错
历史有望11月ko
该有多幸运遇到那么那么多温柔的你们呀
开心……!

© 这样。/Powered by LOFTER